動態消息

文/康智健康科技

“以前,我看個感冒發燒也得跑去朝陽醫院(北京市三甲醫院),小醫院我信不過。現在有了醫聯體,我更願意去社區醫院了。”居住在北京市朝陽區高碑店地區南太平莊北巷南社區的王大爺前一陣到社區醫院看病,驚訝地發現三級醫院的醫生正在坐診。社區醫院的醫生告訴他,醫聯體的好處還不止這些,以後在大醫院看完病,康復治療可以轉到社區醫院,大醫院醫生還會定時來複查,既方便又放心。

醫聯體是什麼?簡單來說,醫聯體是一種將同一個區域內的醫療資源整合在一起的協議,讓百姓看病不再難。如今中國八成三級醫院已開展多種形式的醫聯體建設,縣域內就診率達82.5%;今年上半年中國醫療機構下轉患者239.6萬例次,高於去年全年水準。

未來,如何進一步讓醫療資源動起來,讓患者看病不再難,醫聯體建設需要做的工作還很多。

 15704269437158903.jpg

醫院開在家門口

 

今年63歲的雲南省昆明市官渡區居民李啟是醫聯體的受益者之一。1年前,老李不幸患上直腸癌,到雲南省第一人民醫院做完手術後,他被轉到官渡區人民醫院做後續康復治療。

老李說,到社區醫院後,雲南省第一人民醫院消化科專家定期來查房,社區醫院病人也沒那麼多,現在自己身體恢復良好。

原來,雲南省第一人民醫院今年組建了二三級醫院、社區醫院、鄉村醫院參加的大型醫療聯合體,逐步實現“小病首診在基層,大病上轉到大醫院,康復治療回基層”的良性就醫格局。

根據醫聯體協定,雲南省第一人民醫院負責承擔聯盟醫院不能開展的檢查、檢驗專案,開通預約掛號網路平臺,派駐專家到聯盟醫院坐診、諮詢,開展臨床帶教、業務指導、教學查房及科研協作。同時,建立雙向轉診辦公室,在醫聯體內推行雙向轉診、急慢分治。為聯盟醫院內確需轉診的患者提供優先接診、優先檢查、優先住院等服務。

由於醫聯體建設在全國醫療機構的全面鋪開,今年上半年,全國醫療機構下轉像李啟一樣的患者239.6萬例次。

 

據國家衛生計生委主任李斌介紹,目前中國醫聯體建設主要有4種方式:

一是 組建城市醫療集團,探索資源分享、分工協作的管理模式。比如,深圳市組建11家基層醫療集團,從強化社康中心建設、做優家庭醫生簽約服務等多環節入手,促進醫療衛生資源上下貫通,讓患者分流到基層診療。

二是 構建三級聯動的縣域醫療服務體系。例如,山西省在18個縣啟動以縣鄉一體化為核心的醫共體建設,實現了醫共體內行政、人員、資金、業務、績效、藥械“六統一”。

三是 組建專科聯盟。由北京兒童醫院、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上海兒童醫學中心牽頭的兒科專科聯盟,已覆蓋了全國80%以上的兒科醫療資源。

四是 擴大遠端醫療協作網覆蓋範圍。如浙江舟山市整合市、縣(區)、鄉鎮、社區(村)4級醫療資源,打造覆蓋舟山群島的遠端醫療協作網,讓患者就近就能享受到大醫院的優質醫療服務。

“醫聯體突破了城鄉、區域等限制,真正做到了分級診療,為老百姓打造了‘家門口的醫院’‘身邊的醫院’。”中山大學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申曙光表示,醫聯體就是要推動醫療衛生服務從“以醫院為重點”向“以基層為重點”轉變,從“以治病為中心”向“以健康為中心”轉變。

服務圍繞患者轉

 

根據國務院辦公廳今年4月底印發的《關於推進醫療聯合體建設和發展的指導意見》,今年10月底前,所有三級公立醫院都要啟動醫聯體建設。

統計顯示,截至今年6月底,中國已有1764家三級醫院開展多種形式的醫聯體建設工作,占全國三級醫院的80%。

醫聯體建設全面開花,其中問題也不少。國家衛計委相關負責人指出,由於醫聯體建設還處於初步階段,一些地方醫聯體處於“聯而不通”“重形式輕實質”的狀態。

申曙光認為,要通過醫聯體實現醫療資源的有效配置,必須將重心放在“強基層”上,促進對公眾立體化、全週期的健康管理。

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黃葭燕認為,需要在更大程度上調動各方建設醫聯體的積極性,讓大醫院願意把醫生引下去、把醫療資源沉下去,整合資源,分流患者。

同時,這也呼喚相關部門儘快加強制度設計,制定配套設施。專家呼籲,醫聯體應儘快建立部門協同推進、機構分工協作、醫療資源分享、利益風險共擔等機制,以保障醫聯體的長效運行。此外,各地方在醫保支付方式、人事薪酬激勵、藥品配備使用、服務價格調整等方面的改革力度也應加強。

“要讓服務圍繞患者轉,而不是讓患者追著服務跑。”國家衛計委相關負責人表示,醫聯體建設和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是推進分級診療制度的兩個“翅膀”。要將優質醫療資源沉入基層,就必須牢牢抓住醫聯體建設契機,打通阻礙機構協作、資源整合的各種壁壘,組建大醫院與基層醫院共同協作的服務共同體、利益共同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