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態消息

 21世紀經濟報導王宇北京報導

2016-05-04 07:00

 

醫療,這一人們生存的基本需要,正遭受著嚴重的拷問。

 

今年1月份,一個帖子在各大論壇上紅火,標題內容涉及到的是為什麼一些醫院絕不能去?在帖子中,重點提及的醫院包括武警醫院等。

 

5月份,“魏則西事件”的發酵,讓武警二院再度站上風口浪尖。事實上,這並不是武警醫院第一次因​​為醫療事件而被關注了。

 

緣何武警醫院事件頻出?這裡面的幾個關鍵詞是:科室承包、百度競價以及監管。

 

其中,監管問題又是重中之重。簡單的說,部隊醫院和武警醫院都由其體系內的衛生行政部門進行管理,涉及到“管辦不分”的問題。而在經濟利益和監管動力不足的雙重驅動下,出現問題的可能性明顯增大。

 

多方調查

 

5月3日,國家衛計委表示,國家網信辦已會同工商總局、衛計委就“魏則西事件”開展聯合調查。國家衛計委、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衛生局、武警部隊後勤部衛生局聯合對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簡稱“武總二院”)進行調查。

 

這是“魏則西事件”進一步發酵。這一事件是年僅21歲的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學生魏則西,在兩年前體檢出滑膜肉瘤晚期,通過百度搜索找到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然而,在其花費將近20萬元的醫藥費後,在今年4月份不治身亡。

 

“魏則西事件”掀起了對“科室外包”現象的大討論。事實上,這一次調查的重點之一,繞不開這一關鍵事實。

 

所謂科室承包,簡單的說是社會資本通過和醫院合作,承包下一些比較容易賺錢的科室,比較熱門的是皮膚科、婦科、腫瘤專科等。承包者會上繳固定的管理費用,以及一定的分成。

 

“涉及科室外包的不僅有軍隊、武警醫院,還有地方公立醫院。”國務院國家醫改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經濟學長江特聘教授劉國恩告訴記者。

 

“如果外包的實質是引進醫院沒有能力提供的技術、人員、服務,最終促進了醫院的發展,也無可厚非。”劉國恩說。

 

但他認為情況並沒有這麼簡單。

 

劉國恩表示,實踐中的“科室外包”是以低廉的價格外包醫院創收條件好的科室,其本質是國有資產的流失。

 

“只要公立醫院仍有如此大規模的資源配置,不管衛計委採取多嚴厲的監管,這個問題都無可避免。”劉國恩認為,中國公共醫療衛生服務規模大,內容龐雜,全面監管成本高昂。

 

劉國恩認為,用公開透明方式對部分不必要的公立醫院進行社會化的轉型是值得探索的解決辦法之一。

 

管辦不分難題待解

 

事實上,相關的科室承包,尤其以武警醫院、部隊醫院等為較多。

 

“據我所知,部隊系統與社會資本合作辦醫的一般方案是技術或資本合作而非科室承包。”中國非公立醫療機構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郝德明告訴記者,“只是合作到後來就變味了。”

 

究竟為何武警、部隊醫院出現了上述問題呢。一個表態能對此窺見端倪。

 

北京市衛計委有關負責人表示,國家衛生行政部門早就明確要求公立醫院科室不能對外承包經營,如果公眾發現地方醫療機構存在科室外包行為,市衛生計生委會嚴肅查處。部隊醫院和地方醫院是兩套管理系統,部隊和武警系統由其體系內的衛生行政部門進行管理。

 

上述表態非常清楚的表明:部隊、武警的醫院是由其係統內的衛生行政部門管理的。

 

郝德明認為,“魏則西事件”中,醫療機構和負責監管的衛生行政機構都要承擔不作為責任。

 

“可以將這種現象理解為醫療領域的'條塊分割',軍隊醫院在縱向上屬於軍隊管理,這是'條';橫向上,它又同屬於醫療服務機構,這是'塊'。”一位行政法學者告訴記者,這種條塊分割的行政管理容易在實踐中造成管理衝突。

 

“這種衝突就可能導致監管真空。”郝德明說。

 

“醫療服務和足球比賽一樣,需要一個吹哨的裁判員。”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顧昕也表示。

 

顧昕認為,目前醫療服務監管的最大問題在於“管辦不分”,衛生行政部門既要“辦”醫,又要“管”醫,無法實現真正中立的監管。

 

在顧昕看來,對醫療機構的中立監管還需分層次進行。衛生行政機構應承擔行業內的“吹哨人”角色,並對暴露的問題及時整改。“如果問題已經超越了行業,就應當交給仲裁或者司法機關處理。”

 

“醫療機構的管理離不開衛生行政機關的監管,也離不開行業協會的指導服務。”郝德明表示,目前協會正在和國家衛計委、人社部部門聯繫溝通​​,謀求將協會關於對非公立醫療機構的社會信用等級評估、服務能力的星級評定與醫療機構事中事後監管掛鉤。

 

“但如果武總二院確實存在'科室外包'的情況,我們也管理不到,因為它還是屬於公立的部隊醫院,不能算是非公立醫療機構。”郝德明說。

 

郝德明表示,公立醫療機構和社會資本簽訂合作辦醫協議時,就應當依據《醫療機構管理條例》明確雙方合作的權責邊界,“藥品採購、人員資質、費用等管理理應由醫療機構作為主體管理並承擔主要責任。”(編輯:陳潔,如有建議意見請聯繫wangyu@21jingji.com,chenjie@21jingji.com)

 

21世紀經濟報導及其客戶端所刊載內容的知識產權均屬廣東二十一世紀環球經濟報社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詳情或獲取授權信息請點擊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