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態消息

2016-01-21 醫學界智庫 文:溫寧 來源: 醫學界智庫

阿里巴巴也要進軍網絡醫院了!

 

阿里網絡醫院正式運行

 

1月18日,阿里健康網絡醫院在湖北洪湖市洪獅漁場農村淘寶服務點正式運行,來自武漢中心醫院的內分泌科王醫生,借助網絡視頻為洪獅漁場村民胡先順進行了問診。通過阿里健康幫助建設的這套遠程醫療系統,當地村民不用離開村鎮就可以接受到三甲醫院武漢中心醫院的醫療服務。

 

據悉阿里健康網絡醫院的落地經歷了半年左右的時間。2015年6月,阿里健康與武漢市中心醫院達成共識,7月雙方簽署戰略合作協議,8月網絡醫院項目正式啟動,11月武漢市中心醫院網絡醫院正式上線,啟動視頻問診服務。

 

 

 

通過天貓​​醫藥館“網絡醫院”的入口,患者可以直接進入武漢市中心醫院網絡醫院主頁並進行網上掛號和在線問診,網絡醫院主頁上共開放了消化內科、內分泌科、婦產科、皮膚科等13個科室。目前,阿里健康僅僅開闢了網頁通道,手機端仍然只提供藥品銷售和預約掛號服務。

 

阿里健康的網絡醫院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最近大熱的烏鎮互聯網醫院,雖然同為視頻問診,二者尚存在不同之處,一大關鍵差異就在於阿里健康網絡醫院以武漢中心醫院這個實體醫院作為接入點,而烏鎮互聯網醫院則是直接越過醫療機構實現患者與醫生的溝通——醫生以個人身份入住互聯網醫院。

 

阿里健康副總裁倪劍文稱,用戶獲得電子處方之後,可以直接在“天貓醫藥館”下單買藥,再通過阿里系菜鳥物流網絡實現配送。儘管網售處方藥暫未放開,但倪建文表示,天貓醫藥館可以通過包括地域以及醫保需求等大數據為患者推送匹配的線下處方藥銷售點。

 

不難看出,阿里健康試圖建立阿里式問診“閉環”的意圖,按照倪劍文的說法就是要“打造醫療健康的生態圈”。

 

將農村作為突破口

 

與目前已經存在的網絡醫院相比,阿里健康最大的突破在於把服務範圍延伸到了農村地區。

 

正如本文開頭所說,洪獅漁場村民胡先順的就診過程是在農村服務點進行的,對於像他一樣需要常年服藥的慢病患者來說,如果可以在村子裡就獲得大城市三級醫院醫生“面對面”的用藥指導,甚至在家就可以拿到配送的藥物,既節省了就醫的經濟成本,對於緩解偏遠地區居民看病難的問題無疑是一劑良方。

 

利用農村這個醫療系統中最薄弱的環節為中國醫療體系打開一個缺口,阿里巴巴握有豐富的資源。

 

根據阿里巴巴在2014年推出的“千縣萬村”計劃,他們將在3~5年內投入100億元,建立1000個縣級運營中心和10萬個村級服務站。截至2015年9月30日,已在全國27個省5870個村設立了農村淘寶點。

 

同時,全國近400家大中型醫院加入了阿里“未來醫院”,覆蓋了全國90%的省份。倪劍文表示,不同於其他平台的虛擬多點執業,阿里的網絡醫院將與醫院共同建設,醫療價格也是按照合作醫院的標準執行。

 

模式推廣或困難重重

 

阿里巴巴雖然試圖在供需兩端共同發力,同時抓住醫院和患者資源,但推廣難度仍然不小。

 

最大的難點在於農村地區相對匱乏的醫療資源。

 

首先,基層醫療機構的服務能力決定了農村患者的首診仍然無法在基層完成,阿里網絡醫院事實上只能解決部分慢病患者的複診問題。但是,已經有媒體報導稱,在體驗就診時“醫生並沒有耐心與患者進行交流”,“直接建議筆者去線下醫院看醫生”。

 

其次,即便如武漢市中心醫院黨委書記孫武蘇所稱的“複診中大多數都是可以通過線上完成的”,倘若基層衛生人員無法向網上看診的醫生提供足夠有效的患者信息,仍然很難保證診療意見和方案的準確性。

 

另一方面,從阿里方面的聲音不難看出他們做大“天貓醫藥館”的意圖,但對醫院來說,電子處方一旦通過網絡醫院流出,其藥品的相應銷售收入會降低。阿里實際上是在同他們的醫療機構合作方“搶生意”,對醫院來說是否有足夠的動力有待檢驗。

 

儘管與醫藥分離的總體改革方向相一致,但阿里的“生意經”能否實現,仍然要依賴醫改的進程。正如張強醫生集團創始人張強醫生的評價,“阿里做醫療,反復多次走不出淘寶思路,基本沒戲,可惜”。

 

此外,從網絡醫院的標價來看,醫生單次問診的價格從4.5元~6.5元不等,價格可謂相當“低廉”,即使農村地區患者願意接受這種“非傳統”的看病方式,在糾正扭曲的服務價格的大趨勢下,醫生是否具有足夠的動力也存在很大疑問。

 

在目前醫療行業格局下,阿里想要在現有醫療體系外建立一套新體係並非易事,更何況他們並沒有得到像烏鎮互聯網醫院一樣的政策支持。但是,在醫改始終不能從根本上打開局面的情況下,正如中國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恆鵬教授所說,“互聯網也許能讓中國醫療彎道超車”,至少對醫療行業虎視眈眈的BAT們來說,他們有錢也有時間可以試錯。

 

(本文為“醫學界智庫”原創文章,轉載需經授權並標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