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態消息

http://www.CRNTT.com 2015-08-06 15:10:35

李克強曾赴“網店第一村”調研(來源:人民網)

  中評社北京8月6日電/一個毫無資源優勢、連個省道國道都沒有毗鄰的魯西南落後村,緣何在短短幾年時間釋放出“互聯網+”的“磁性”,讓外出讀書、務工的青壯年陸陸續續都回來了?

 

  新華社今天發表張志龍、王陽的調查報告《這個村的青壯年為何都回來了?——走訪被電商改變的魯西南丁樓村》,全文如下:

 

  全村306戶 9成在家開網店  

 

  身材中等、皮膚黝黑的任慶生坐在辦公室的電腦前,一副老實巴交的農民模樣,很難想象他是魯西南曹縣大集鎮丁樓村一家年銷售量千萬元級的淘寶店店主。

 

  丁樓村是一個普通的魯西南村莊,傳統上靠種植小麥玉米等作物謀生。上世紀90年代,這裡出現製作販賣影樓服飾的家庭作坊,當時20多歲的任慶生與其他村民一樣,手拿肩扛著服飾到各地的影樓、演出單位等地上門推銷。“1998年,我一天只能掙11塊錢,還特別擔心家裡的女兒。”

 

  當時我國正掀起一輪農村勞動力進城務工的潮流,丁樓村不少年輕力壯的村民放棄了不景氣的影樓服飾銷售進城打工,村裡剩下的多數是婦女、老人和小孩。

 

  變化發生在2009年。任慶生在一個在外地親戚的幫助下接觸到互聯網,在淘寶上第一單就賣出去幾十套服飾。任慶生說,“我還以為這是傳銷,一直很抵觸,直到銀行卡裡多了2000塊錢,思想才有所改變。”

 

  隨後,他便逐漸把精力轉移到互聯網上,開網店、下單、送貨,家裡人也相繼和他一起做淘寶生意:女兒女婿負責物流銷售,妻子負責行政,父親負責倉儲,母親為兒童裝釘扣子綉領子。

 

  眼看任慶生的日子越來越好,村民紛紛效仿。“多的時候全村1100多口人超八成的壯勞力、大學生在外面,現在除了個別開發商、建築老板,基本都回來了。”任慶生說,目前村裡306戶,9成多在家開網店。

丁樓村電商銷售額去年保守估計在9000萬元,淨利潤高達30%。

 

  “互聯網+”讓村民就地城鎮化

 

  走進丁樓村,你會很快發現這裡與其他村莊不同。

 

  形態各異的墻面上,粉刷著“在外東奔西跑,不如在家淘寶”“淘寶鋪出致富路,鍵盤敲開幸福門”等標語;硬化的道路明顯比其他村莊多,路旁還停放著各色轎車;幾家快遞公司的服務店占據著村口的“黃金位置”……

 

  “現在村裡有18家快遞公司駐點。”面對記者“電商有多火”的疑問,任慶生說,這麼和你說吧,像順豐一家快遞公司去年五一這天的發貨量超過3萬單,一單最少22元,快遞費一天就60多萬元……

 

  丁樓村創造的財富效應,對周邊村莊產生了影響。不遠處的大集鎮張莊村的鄉村醫生張德波原本給三個兒子早早規劃,讀醫學院當大夫,“工作穩定,也有社會地位”。然而,家鄉服裝網店的風生水起讓二兒子張洪征決心回鄉。

 

  2012年,當張洪征的大學同學還在為房租、車貸等開銷苦惱時,畢業一年的他收入已過百萬元。“大哥和三弟都相繼辭去了醫院的工作,一起回來做電商”,張洪征笑著說。

 

  大集鎮黨委書記蘇永忠說,近幾年,返鄉的務工青年和大學生們已經完全改變了大集。

 

  大集鎮生產銷售服裝的淘寶村屬於“生產型”電商村,廉價的土地、勞動力和鄉親掌握的生產技術,讓創業的年輕人回得來,離不開,“互聯網+”商業模式將當地特色產品銷往全國。

  返鄉並不代表後退,農村也不代表落後,記者注意到,隨著像丁樓、張莊這類生產型“淘寶村”的發展,村落大有“逆襲”城鎮之勢。如今,大集鎮物流、電商服務等配套產業基本都已形成,服務業發展迅猛,賓館、加油站、銀行、KTV樣樣俱全,村莊已然“城鎮化”。

 

  “互聯網+”正拯救鄉土社會?

 

  “新的一年,我們將不在異鄉的城市仿徨,家鄉已張開無私的雙臂為我們打開一扇創業的大門……坐在家裡,敲打著鍵盤,奏響青春創業的樂章。”

 

  2014年1月,回到山東曹縣大集鎮過年的鄉親,在縣城車站、鄉間街道上紛紛接到鎮政府組織派發的傳單,這封寫給在外年輕人的信裡“充滿動情的話語和鼓勵回鄉創業的激情”。

 

  阿里研究院專家陳亮說,以家庭為單位的生產作坊,是淘寶村特色。常態化的淘寶村實現了農村消費都市化、產業在線化和就業本地化,不僅提高農民幸福指數,對社會整體穩定也作出貢獻。

 

  近20年來,中國農村社會正在面臨巨大的危機和考驗。青壯勞力外出務工帶來的留守兒童、空巢老人問題日益凸顯,農村日漸蕭條,人情寡淡,城鄉二元撕裂似乎難以抑止。

 

  蘇永忠說,年輕人返鄉創業,不僅賺錢,更能照顧家人,“留守、治安、上訪”等問題迎刃而解。做電商讓村民有了誠信意識,充滿活力的村莊開始重建信任。

 

  “村裡人原來見面要是說個你好,很不得勁;現在村裡很多六、七十歲的老大爺已經習慣在網上打出‘親,你好!’的字眼。”任慶生說,電商帶來的改變太多,甚至包括婆媳關係的改善。

 

  美國斯坦福大學政治系博士劉立之認為,互聯網或許正在拯救鄉土社會。互聯網改變大集鎮的背後是魯西南鄉土社會風貌的改變,同時也是淘寶村特色城鎮化的摸索。